當全球陷入缺藥荒,台灣藥廠怎麼逆勢出擊?

2

點閱: 0

轉載從: Tech News 科技新報

當全球陷入缺藥荒,台灣藥廠怎麼逆勢出擊?

武肺疫情已衝擊全球主要原料藥出產國,間接造成斷鏈危機,對台灣醫藥產業帶來哪些影響;而中國、印度、南歐等地疫情嚴峻,又將為台灣的原料藥產業,帶來哪些新機會?

當台灣電子產業遭受武漢肺炎衝擊,飽受斷鏈威脅的同時,另一個與人命相關的產業,也開始出現警訊。

3 月 12 日,食藥署發新聞稿說明,由於疫情造成國際原料藥斷鏈,恐造成抗生素、止血藥品短缺,已緊急調查國內藥品供應狀況。原料藥為藥品製造成分,可說是各大藥廠的根本命脈。

會讓政府緊張,是因為全球重要的原料藥生產地接連淪陷。工研院產科國際所分析師陳建榮提到,以台灣製藥產業的原料藥進口國來看,「中國就占 50%,日本 14%、南韓 13%、印度 7%……」前幾大進口國都屬於疫情重災區,在生產人力、交通物流面臨各種問題,此刻,原料藥取得格外困難。

內需為重、外銷為主,兩類型原料藥廠處境不同

台灣生物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李鍾熙進一步解釋,原料藥短缺應分成兩部分來看:第一,是以生產學名藥、製劑為主的台灣藥廠,「像永日、中化生、生泰,他們有自己的學名藥公司,以台灣自銷為主。」另一是以神隆、台耀、旭富等公司為主,是製作原料藥,以外銷國外市場為主的廠商。

「影響較大的,是學名藥藥廠」,李鍾熙指出,由於健保藥價格普遍不高,以台灣市場為主的國內藥廠,原料藥來源大多來自中國,才能以低成本生產藥品,「但因為疫情的關係,有些台廠庫存低,只剩下幾個月。」

陳建榮指出,以目前國內藥廠庫存來看,庫存約為 3 個月到半年。部分產品種類少的小藥廠,由於庫存更少,更易遭遇原料藥短缺的問題。他也提到,印度最近限制 26 種原料藥出口,也讓全球原料藥供應更緊縮。

原料藥短缺,會帶來哪些衝擊?展旺生技總經理陳勇發認為,首先影響的藥品,包含抗生素、醫療用維他命、止血藥、糖尿病等慢性病用藥,「因為慢性病藥品用量大,價格又不能太貴,中國(原料藥)就很有競爭力。」陳建榮也提到,印度原料藥限制政策,也會導致止痛藥短缺。

但李鍾熙也提到,像神隆這類以癌症藥為主的藥廠,衝擊就不明顯,反而是抗生素這類大宗用藥,對中國依賴難以轉換。

台耀化學執行長楊志平以抗生素為例,「中國用量有幾千噸,生產有規模經濟,但台灣可能就幾百噸。」這種大規模發酵才能製造的原料藥,在人力成本有優勢、國內市場有需求,以及法規條件可容許的中國,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生產地點。

旭富製藥科技發言人楊文禎也提到,原料藥所需要的化學品種類繁多,但量又不大,很難由台灣廠商自行生產。

在這個情況下,若疫情的衝擊持續到藥廠庫存告急,李鍾熙認為台灣自行生產仍非長久之計,「這不是技術問題,是划不來。」他話鋒一轉,提到台灣幾家原料藥藥廠,走的是高附加價值藥品市場,幾乎都以外銷為主,「你看這類公司,他們股票(價格)也比較好」。

(作者:譚偉晟;全文未完,完整內容請見《今周刊》;首圖來源:pixabay

延伸閱讀: